書名:樹在古拉旺荒原哭泣

作者:大衛s 逵曼

譯者:張鳳儀

索書號:300.8/3460

館藏位置:書庫區

出版社:胡桃木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在二十世紀末的今天,荒野已經是地球上難得一件的景觀了。以往大片大片的森林與沼澤早已大幅縮小且零散破碎:酷熱難耐的沙漠更遭到道路與人造綠洲的切割;神通廣大的人類已經想盡辦法讓廣大的海域不再那麼遼闊、險峻的高山不再構成險阻、極地的天候不再那麼惡劣。這些改變不是因為冒險家的探訪,而是大量人類文明與科技手段應用的成果。

舉例而言,獨木舟行志亞馬遜河源頭,當你政要踏上陸地時,眼前所見的印地安人可能鼻子上掛著紅色羽毛,但卻頭戴奧克拉荷馬快人隊的棒球帽。站在新幾內亞的高地上仰望天際,你可能瞧見飛過的直昇機裡載著兩名探油地質學家,以及他們的帳棚、求生裝備、電腦和食物(當然還包括了兩個月份的洋芋片)。走進西南太平洋偏遠小島村子裡的咖啡屋,你或許會赫然發現屋子裡的幾個孩子正在看芝麻街錄影帶。

荒野早已被馴服了!

有些人為這些事實深感慶幸----人類征服自然,從此生活更加安全舒適。但是,另一些人(包括我在內)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你或許會說:能為消逝的東西感到惋惜,本身就是一種奢侈(luxury)表示我們現在的情況已經過得更好。我知道,這是個複雜的問題,我不打算在這裡探討。此刻我只想告訴你,寫這本書只有一個謙卑的目的:邀請你進入書的世界,沈思一個比較彈性與內涵的問題-------何謂荒野?」(引自作者的序)

此書是作者逵曼努力閱讀相關生態學與生物保育學的理論及例證,然後用他敏捷的思維與愛生命的心,結合流暢的文字與生態保育理論,為當前人類破壞生態與生命多樣性提出了警訊。在本書中作者以自己親身的體驗與經歷帶領著我們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大自然的問題,正當人類才稍微明白生命的多樣性對人類(乃至這個世界)有巨大的價值、可提供無可限量的服務之際,全球的生命多樣性正快速的喪失中,生態係的品質正快速下降。演化生物學愛德華•威爾森指出,這個問題可能影響到智人(現在的人類)的演化、智人的滅種乃至第六次大滅絕哉變的爆發。我們也因此正需要多去接觸這樣議題,並且思考急需關切的問題--大自然的生態平衡,我們必須了解當前的使命改善地球的環境,並且確實執行,才能好好改善我們的所生存的環境。

本書由實習教師林大鈞所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