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和貪

選自:汪恆祥 自在的人生

紐約有許多無家可歸的流浪漢,為了三餐,淪為乞丐。近來,大概是覺得中國人較有善心,常見到有幾位衣衫襤褸的白種人,默默地長跪在中國城的街頭,胸前掛著一塊牌子,用中文寫著他是一個無家無業無錢的人,期待大家的施捨。

由於每天在曼哈頓都會看到許多行乞的人,紐約客縱有愛心,久而久之,也變得無力去一一察看,那一位是真地窘迫到需要濟助。一個冬日的下午,我經過路邊一個在寒風中瑟縮發抖,默默長跪的乞丐,走離他幾步路遙的報攤,要購買一份雜誌。

我拿了我要的雜誌,掏出五張一元鈔票,交到店主的手上。就在這一剎那,猛地刮起一陣冷風,店主的手發抖,兀地一鬆,其中一張一元鈔票即離手飛揚而去。我倆的眼睛齊瞪著那張鈔票在空中飛揚,落到地上,又隨風飄浮,飄到街角乞丐的位置,此時,說也奇怪,風忽然停止,那張鈔票竟停留在乞丐的膝...。

這時,店主呀地一聲,說:「糟了!這下肯定拿不回來了...」我的腦裡,一片空白,什麼念頭也沒有,只是朝著乞丐望著...。突然,乞丐拿起了膝前的鈔票,跟著起身,一步一步向我們走近。他一語不發,伸出污垢的手,將那張鈔票交還給我。腦裡迴響著店主的話,我誠敬地將鈔票又塞回乞丐的手中;他的手遲疑的停頓在半空中,我輕聲的說:「這是你的,這是神的意思。」

他囁嚅地說聲謝謝,拿著這一塊錢,又蹣跚地走回原地,跪在街頭。望著店主訝異的眼神,我從口袋堭ルX另一張一元鈔票,補給店主。「他是個好人!」店主緊緊握著失而復得的錢,說:「你也是個好人!」我笑了笑,冬日微弱的陽光,照在我身上,也照在乞丐的身上。

「貧」和「貪」,這兩個字看起來很像,意義卻大大不同